india straw burning

德里的煙霧瀰漫

好像有人拿起一盒火柴棒,對著地球燃起一把火,加上無風,讓刺鼻的煙霧懸浮在空氣中。

夏爾馬(Sharma),是位派駐德里的首席媒體顧問,駕車穿越距首都僅70公里(43英里)的哈里亞納邦(Haryana)。當他停車輛進行調查時,發現農民已經開始燃燒收割下來的水稻稻桿。他們表示必須在三週內清除殘留物,以便準備小麥的播種。主要是他們買不起昂貴的機器來清除稻桿,便使用燃燒的方式。

夏爾馬補充:「每年同樣的故事總是在上演。」

每年大約此時,德里的居民都被濃厚的灰色煙霧籠罩著,污染情況已超過世界衛生組織建議標準的好幾倍。去年,醫院充斥著氣喘的男人、女人與孩子,醫生們宣布處於「醫療的緊急狀態」。

進入肺深處的微小顆粒物質(稱為PM 2.5),在某些地區的數值高達每立方米有700微克。世界衛生組織建議於24小時內,平均PM2.5不應超過每立方米25微克。

去年冬天,空氣質量指數(AQI)的記錄持續達到最高標999,暴露於這種有毒空氣中,很類似每天抽超過兩包香煙,因此,許多人稱這座城市為「毒氣室」。

「儘管農作物殘渣燃燒了數週,這場煙霧彌漫卻持續了三個多月。正在此時,當能見度急劇下降時,空氣品質的指數達到了最大可能的極限,甚至在德里等遙遠的地區都有燃燒的煤味,」能源專家西德哈特•辛格(Siddharth Singh)說明,他即將出版的《印度大霧》一書。

儘管還有其他原因,像是建築粉塵、工廠和車輛的廢氣,主要還是燃燒農作殘留物成為煙霧來源的主因。

每年冬季,印度北部超過80,000平方公里的農田上,有二百多萬農民燃燒2,300萬噸的農作殘留物。

燃燒的麥梗成為顆粒物、二氧化碳、二氧化氮與二氧化硫的致命混合物。哈佛大學的研究人員利用衛星數據估計,2012-2016年之間,德里將近一半的空氣污染源自於麥梗燃燒造成的。另一項研究發現於2011年,有40,000多人因為燃燒農作物殘留物引起的空氣污染而提早死亡。

但事實並非如此。

套用辛格的說明,致命的濃霧源自印度於60年代末期與70年代的「綠色革命」所引發的「農業經營、政府政策和勞動力市場改變的變革」。

「綠色革命」解決印度飽受飢荒的困擾、過多未開墾的農場,以及得依靠糧食援助來生產足夠的糧食養活其人民。北部的旁遮普邦和哈里亞納邦搖身一變,成為糧食的主要産地,為印度生產足夠的稻米和小麥。冬季播種和收穫小麥,稻米則在七八月的雨季採收。

作物的價格得到保障、高量產的種子、灌溉範圍的擴大,官方公佈的農作時間與引入結合切割和脫穀粒的聯合收割機,能在短短幾秒內處理好稻麥作物,促進現代農業的改革。

辛格先生認為「綠色革命」解決印度過去的糧食危機,並讓小麥和稻米的產量大幅增加,但是,最終導致空氣污染並耗盡地下水源。「農業革命是必要的,其本身尚無爭議。然而,這場革命與伴隨而來的政策,導致空氣污染的危機,也使地下水位迅速耗竭,因此被稱作『農業生態』的危機。」

農民焚燒農作殘留物的主因,是聯合收割機完成收割後所留下的稻梗比原先要尖銳與長,這可能會對農民造成傷害,非動物有利的食物。若不清除稻梗,稻草會卡在種植水稻的機器上。

因此,正如夏爾馬先生在通往德里的高速公路上,他所看到的是農民向農田放火,便快速準備好下一季的耕作。

根據辛格先生,印度大約有26,000台聯合收割機,其中大多數在印度北部。這正是造成空氣污染的主要因素。

政府試圖以「快樂的播種機」解決此問題,其機械是安裝在拖拉機上的,可以幫助播種小麥種子,而不會被前一季的稻稈所堵塞。但是,它們的價格昂貴,超過130,000盧比(1,363英鎊; 1,769美元),以及柴油使用量大。這對於大多數只擁有小塊土地的農民,是一個遙不可及理想。據辛格觀察,在去年的起霧季節,旁遮普邦和哈里亞納邦大約有2,150台這樣的機器,而估計需求量則超過21,000台。

還有另一種稱為「超級稻稈管理系統」的機器,可以有效地切除與鋪散稻梗,對大多數農民來說很有用,但是價格仍然是一個很大的負擔。

辛格先生估計,若要在五年之內完全停止燃燒農作物殘留物,那麼每年將需要購買12,000台的「快樂播種者」。他認為印度需要第二次的「綠色革命」,需要足以應對農業與空氣品質衝擊的改革技術,否則在此之前,德里的骯髒空氣將繼續毒害其1800萬人。

文章與照片出處 BBC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